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住民陳欽緯

富者利國利民,窮者立言立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9年3/13在立法院前一番狂論,被視是瘋子、是傻子,但是8月16在新住民關怀協會舉辦的陸配新制說明會,我再次提到20年、40年之後誰敢保證新住民族群就不會走出縣長、市長、立法委員、著名企業家、甚至總统!此論獲得陣陣掌聲。掌聲想起來,我心中更明白來到這個世界不是為了自己而活!雖多有岐視,但心中無恨。秉持山不向我,我走向山!為海峽兩岸和平發展和台灣新住民的權益奮斗終身!

网易考拉推荐

那倔强孤独的雄鹰——李恪  

2010-06-06 05:40:01|  分类: 附庸風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那倔强孤独的雄鹰——李恪
那倔强孤独的雄鹰——李恪 - 姑爺 - 新住民陳欽緯
2007-09-10 22:40:38   来自: 丁丁
贞观长歌的评论   4 star rating4 star rating4 star rating4 star rating


   今天我只想说《贞观长歌》中的李恪。他或许与历史上的李恪相距甚远,但这个复杂、立体、充满生命力的人物,像一记重拳冷不防直击中我心口。
   《贞观长歌》是标准的历史正剧,为领袖歌功颂德,李世民被刻画得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、无私无畏、近乎完美,虽令人钦服,可已非人而近乎神。这样的人物是不足信的,因而苍白乏力。李恪这人却刚好站在了李世民的反面,他的好与坏一般多,他的长处和缺陷一样明显,他的喜怒悲欢都那样凶猛激烈,让人简直喘不过气来。这样的人物无比鲜活有力,或是编剧导演无心插柳,却如剧中李靖所说,真是一支奇兵,突如其来,霎时喧宾夺主,占据我心中大片疆土。
  
   “我不怕死,我只怕生下来做一个陪衬。”
   看起来李恪是个十分骄傲自大的人,其实他骨子里却埋着许多自卑与委屈。他的父亲是当今圣上,母亲是前朝隋炀帝的女儿,按岑文本的话说,身份是何等的尊贵。可正是这双重的皇室血统阻挡了他靠近帝位的梦想,让他受父亲冷落重臣压制,把他推到了一个被孤立被忌惮被排斥的死角。他就像一粒落进夹缝中的种子,必须咬紧了牙关拼命向上生长,方能求一线光亮。他那句“我不怕死,我只怕生下来做一个陪衬”,含着冤屈夹着怨愤,听了让人心惶惶地疼。
   作为李世民第三子,贯穿全剧李恪都在百折不挠为争夺太子储位而战。在这场持久战中,他聪明可又常常自作聪明,才能和胆气让他出过一些风头,孤傲与冲动也让他受过许多委屈。他的心很大,可以破釜沉舟为国家赢得荣誉为黎民干出实事,他的心却也很小,可以为了一己私利横冲直撞置天下安危于不顾。他的命运和他这执拗勇烈的性子紧紧捆在一起,大起大落,大开大合,让人时刻为之揪心动容。
   我多么欣赏他那立马扬弓、破空射雕的气概,和在草原霸主颉利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智谋与自信;我多么忧心他无法领悟岑文本的苦心教诲,一次次拂逆父皇意思,与李世民心目中接班人的距离愈行愈远;我甚至多么气恼他如此不顾大局缺乏头脑,在最应该安抚飞虎军之时非与侯君集较劲,在最需要稳定草原人心之时非要杀颉利,在最应该展现不党不私风度之时非四处奔走拉拢废太子旧部。
   诸皇子中数他最像李世民,可惜他永远达不到父亲的高度。他有幸遇到睿智过人的岑文本,可惜永远学不会恩师的真本事更达不到他的境界。朋友敌人都承认他资质甚高,可惜他没有太子李承乾身后的雄厚根基,不够魏王李泰深藏不露的阴险,亦缺乏晋王李治的平和心态。有时眼瞧着他做蠢事我气得牙痒痒,看他和他那一伙手下谋着私利我怨他狭隘,可细想想他若真学成了岑文本的韬光养晦就不是他李恪了。其实他并不是做大政治家的材料,不要说跟英明神武的父皇李世民相提并论,也不必跟岑文本、长孙无忌、房玄龄一班谋臣相较,论心机谋略他甚至比不上安康公主,论心胸眼界他亦不如母亲杨妃。然而,这就是活生生的李恪啊,正因为他浑身奔涌着遮掩不住的血性和真情,正因为他不是真正的政客,所以才可爱,才如此让人心中有疼痛之感。
  
   “我有鹰一样的雄心,也和鹰一样孤寂落寞。”
   史书上说李恪“甚为物情所向”,他是性情中人,爱也罢恨也罢,都轰轰烈烈激荡人心。他与阿史那云的故事虽属虚构,但真是清澈纯粹,令人怅惋。马市初见,她女扮男装,俊美少年,他披风佩玉,风流王子。他们之间,是一见钟情的惊艳,亦是惺惺相惜的知己,真是相爱,亦真是懂得。阿史那云说李恪是她心目中的一只雄鹰,假如李恪真是志在蓝天的那只鹰,阿史那云就是草原晴朗长空上那片洁白透亮的云朵,是他唯一也是最好的伴侣。
   这段感情的处理干净流畅,他们彼此相爱,相互无猜忌。为了凸现李恪久被压抑的怨恨与偏执暴烈的个性,剧中安插了他强占太子妃海棠这一情节,我觉得并不很必要,不过紧接着的那一场却因此格外好。李恪从杏园回来,循着阿史那云苍凉的鹰笛声走向她,她刚一察觉他却又赶紧掉过身去,怕给她瞧见他满眼的愧疚悲伤。这一个转身,真是好,让人霎那间原谅了李恪所做的坏事。没有前一场的沉沦,就没有这一场的升华,穿过他布满恶念的身躯,这一刻我触到了他颤抖着的一颗真心。
   李恪可以为了云妹放弃天下,可他的云妹知道,得到幸福的男人将在平凡庸碌的岁月里抑郁终生。即使失败,她亦希望他不受羁绊,竭尽全力向自己的梦想飞去。就在距离幸福最近的时刻,阿史那云却为了不阻碍李恪的夺嫡志向悄然离去,这真够决绝亮烈,我扪心自问恐怕是做不到。就好像蔡琴歌里唱道,“简单的是天涯都追随,为难的是诀别着成全”,能做到这一点,对恋人可要够了解,对自己可要够残忍。阿史那云偏偏就是这样的女子,这是李恪的幸运,还是不幸?
   李恪出使草原为突利祝寿,阿史那云跑上山颠一遍一遍呼唤着李恪的名字,这一幕相信没有人能够无动于衷。草原彪悍的风呜咽着刮过,穿过阿史那云单薄的身体,把爱人的名字吹遍天宇大地。我多希望李恪能够听到,能够看到,我多希望此后的那几十集里他们还有机会再遇到,可是阿史那云再也没有出现过,十三年里只有李恪独自吹着鹰笛,吹不断扎根在心底的怀念。我有点儿怪编剧狠心,可是又感谢这狠心,阿史那云的惊鸿一瞥,为李恪这个人物画上了最深挚热烈的点睛一笔。他是一只雄鹰,骄傲,勇武,然而注定了形单影只。
  
   李恪的形象是极其丰富真实的,刻画在屏幕上聂远亦功不可没。他浑身上下有一种硬朗朗的气息,紧锁的眉头间有戾气和孤傲,眼神里又深嵌着无限的悲哀与辛酸,让人心仪,有时想数落怨怪他,可又忍不住心疼。
  有时候我想,为什么我如此偏爱李恪?他并不完美,应该说他远远够不上完美。可是,他那只身与全世界搏斗的骄傲与狂妄,还有那骄傲狂妄之下深深埋藏的孤独的自我意识,深深打动了我,让我为之痛惜,更与之共鸣。就好像为何我如此偏爱杨过?他也远远不够完美,可是他坚持要做他自己,不惜与全世界为敌,深深打动了少年时代孤独而封闭于自我内心的我。
  
  出处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caa6ab3010009mv.html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